四川同志,是四川成都地区最全的门户导航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李银河:没想到“非出柜”风波变成“科普”

2015-6-8 10:13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377| 评论: 0

摘要: 《一个无神论者的静修》李银河 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5年6月出版  李银河出新作,接受深晚专访再谈“非出柜”事件  没想到一场风波变成一次“科普”  去年12月底,李银河首次公开自己与跨性别爱人“大侠”17 ...

《一个无神论者的静修》李银河 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5年6月出版

  李银河出新作,接受深晚专访再谈“非出柜”事件

  没想到一场风波变成一次“科普”

  去年12月底,李银河首次公开自己与跨性别爱人“大侠”17年的感情生活,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,事后被媒体总结为“李银河‘非出柜’事件”。距此事过去半年之际,李银河出版新作《一个无神论者的静修》,首次坦露自己内心曾经的矛盾和挣扎。

  李银河的名字与她的先生王小波一样,都像一个接头暗号,人们通过对他们名字的喜爱或忿恨程度,从人群里识别出自己的同类。李银河所做的学术研究主要分三大块,一块是婚姻家庭,一块是性别,还有一块是性,这三块都出了不少专著。但是,人们似乎都不太记得她还有另外两个领域的研究,更多地只记住了“性”。她在公众眼中的形象,常常是咄咄逼人的“斗士”、“女权主义分子”,乃至“性少数群体旗手”。

  不过,凡是采访过李银河的记者,都特别喜欢这个采访对象。她真实,无问不答,不装,而且有一种让人出乎意料的“平易近人”。新书《一个无神论者的静修》,其实是李银河的一部思考日记。主要讲述了她的内心在现实和超然之间,一次次的矛盾和挣扎。李银河写作此书时,已是退休后隐居乡间或海滨时,远离尘嚣在大海边静观时光留转,文中既有梭罗式的自由沉思,又有福柯式的激情,还有海子那种“面朝大海、春暖花开”的洒脱。这本书比较真实地保持了它的本来篇幅、风格、内容,对于一位有争议的知识分子来说,是十分重要的。

  专访中,李银河告诉深晚记者,她的自传《人间采蜜记》也已交给出版人路金波,将于近期出版。无论这本《一个无神论者的静修》,还是即将出版的自传,路金波给了李银河一个评价:“这个人,真是少有的老实。”

  1

  对话李银河

  写出最真实的李银河

  深圳晚报:这本新书《一个无神论者的静修》的创作,与半年前那场“非出柜”风波有关系吗?

  李银河:跟那件事其实没有什么关系,这本书我已经写了好几年了,完全两回事。那件事,我更多写在自传里,应该会在今年六七月份出版。

  深圳晚报:自传书名叫什么?

  李银河:叫《人间采蜜记》,路金波给起的书名。我的本意叫《我的生活》,路金波嫌不好,我改成了《人生回眸》,路金波说还是不行。后来,他给起了个《人间奇遇记》,我听了,不行不行,还《木偶奇遇记》呢!(哈哈)

  因为我一直称自己的生命哲学是“采蜜哲学”:“生活有美有丑,要挑选最美好的东西,如最美的音乐、最好的电影。让它们占据心灵与时间。这样活着才会轻松快乐。”路金波便建议叫《人间采蜜记》,书商有书商的考虑,我尊重他们的选择。

  深圳晚报:《一个无神论者的静修》说的是什么呢?

  李银河:我每天都会写一篇短短的思考日记,记录下对人生、生活、爱情、友情、亲情的一些想法,这本书,就是这些思考日记的合集。

  从宏观的角度上看,人生是没有意义的,人就跟石头、沙子、虫子一样。但微观地说,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的生命赋予一定的意义,你觉得它是什么,它就是什么。比如,你觉得它快乐,它就是快乐的;你觉得它痛苦,它就是痛苦的;你觉得它非常美好,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色彩,当然可以;你觉得它丑陋,黯淡无光,十分沉闷,那它就是这样一种东西。

  一说修行,人们总以为都是宗教的事,其实无神论者也需要修行。在这本书里,我写的都是自己的思考。我所说的每一件事、每一种想法,都是真实发生过的。

  2

  爱情一定会变成柔情

  深圳晚报:您做的学术研究分别是“婚姻家庭”、“性别”和“性”三大块,但人们似乎只记住了“性”?

  李银河:婚姻家庭好理解,我解释一下“性别”与“性”的区别。我在“性别”领域研究的是妇女生存状况,比如我的《后村的女人们》。

  大家对前两个领域都不大关注,为什么都盯着“性”呢?因为性观念在中国正受到巨大冲击,围绕性话题,有激烈冲突,也有诸多争议,正因为如此,大家才会格外关注。

  深圳晚报:可否谈谈您现在的生活?

  李银河:还是那样,上午写作,下午看书,晚上看电影。

  深圳晚报:现在离婚率越来越高,很多人都不敢相信爱情和婚姻了,您怎么看?

  李银河:婚姻和爱情是两回事。在中国,大多数人的观念是要结婚的,但离婚率也高得很。在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的时代,婚姻反而稳定,为什么?因为那时候的婚姻,感情一点儿都不重要,承载着传宗接代等功能,真没什么可离的。可是,在现代夫妻关系里,感情因素在婚姻里占的分量越重,离婚的可能性就越大,因为感情是会变化的。

  深圳晚报:您仍然相信爱情?

  李银河:爱情还是很美好的,不过时间长了,爱情都会变成亲情。我跟小波,跟大侠,最后也都变成了亲情。所有的爱情,都是一开始的迸发,一开始的激情;在婚姻,在长期关系里,激情是一定会变成柔情的。

  3

  “他”一直很嫉妒王小波

  深圳晚报:半年前的风波,对您和大侠的生活有影响吗?

  李银河:我公开这个事,其实是个应激反应。一直以来,我被人骂的情况是非常多的。广东有个叫李铁的,曾经驳斥我提出的“性爱三原则”,拿出好多问题来讨论。我觉得有人不同意我的观点,因此产生争论和讨论,都没有什么。

  但去年网上流传的那篇《李银河“拉拉”身份曝光》的文章,却是一种人身攻击,把我说成欺世盗名的家伙,说我是一个骗子,说我隐瞒了自己的同性恋者身份,欺瞒了很多人,这就关乎到我的人格了,不得不出来说一下。

  我为什么一直强调自己是异性恋?大侠的生理性别是女性,但是自身的性别认同却是男性,他无论从外貌还是内心看,都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男性。他所爱的只能是异性恋女人,而不是同性恋女人。就跟金星一样,只不过金星是男变女,他是女变男。金星变性后,与德国丈夫汉斯也组织了家庭。

  这件事公开后,对我们的生活没有产生什么影响。其实,我身边的亲友、同事早就知道我和大侠的关系,我们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过。

  深圳晚报:当时,大侠和你一起携手接受媒体访问,公开曝光,对他有挑战吗?

  李银河:他挺爷们的,没有任何压力,相反还挺高兴,终于可以告诉更多人,他是男的了。还有,他一直挺嫉妒王小波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报道我们俩的事,报道标题是《爱情面前,性别无足轻重》,一开篇便称赞“对于中国的男女同性恋,她(李银河)还是个英雄”,她为“过度拘谨的”中国带去了新问题“跨性别者的爱”。不仅是《纽约时报》,我觉得公开这件事后,很多人并没有把它当成一个丑闻。

  深圳晚报:这是您预料的后果吗?或者说,根本就不在乎?

  李银河:让我有点意外的是,这件事最后变成了一次科普。比如很多人知道了什么叫LGBT,原来他们自己都搞不清,是我帮他们搞清楚的。

  小资料

  李银河“非出柜”风波

  2014年底,网上流传一篇《李银河“拉拉”身份曝光》的文章,称李银河与一名中年妇女同居十余年却蓄意隐瞒自己的“同性恋者身份”,披着“为性少数群体维权”的光环,欺骗和利用中国同性恋。

  2014年12月18日下午,李银河在博客上发表《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》声明,首次公开自己在王小波过世后已与一位跨性别者(即后来公开的爱人“大侠”)同居17年。但是声明同时强调,她自己是个异性恋者,而并非同性恋者。李银河称,“他”是一位女变男的变性者。

  李银河解释,是伴侣“出柜”,非她“出柜”,王小波和现在的伴侣都很爱她,且有激情之爱。李银河的公开声明,导致公众舆论一片沸腾,后来她又作了一个补充声明,表示之所以强调自己是异性恋者,仅仅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,并不觉得自己因此就比同性恋者更正常,或者道德上更优越。李银河说:“爱情从来是超凡脱俗的,它根本不管什么阶级阶层,贫富贵贱,也不管美丑年龄,甚至使性别都变得无足轻重。”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四川同志,四川同志网,四川同志交友网,四川同志论坛,四川同志会所,四川同志交友,成都同志,成都同志会所权威版

GMT+8, 2018-7-23 23:19 , Processed in 0.033002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成都同志 X3.2

© 成都同志 权威版 .

返回顶部